新聞熱線:0731-83830000

老鹰vs网队:瀏陽作家網淘手稿 記載了瀏陽革命先烈故事
2014-12-02 09:12:08   來源:瀏陽網   

老鹰vs勇士 www.mdydu.club \
王雄文在仔細辨讀自己從網上淘來的手稿。記者袁村平

鄒順四或為瀏陽最早女黨員

瀏陽日報記者袁村平

    微瀏陽:近日,瀏陽作家王雄文在整理研究瀏陽革命女烈士的文史資料時,意外地在舊書網上看到一份手稿,記載著瀏陽革命先烈鄒順四的革命事跡,經過一番考慮后將其買回家中。

    鄒順四是大革命時期的革命人士,中國共產黨建黨初期入黨,積極投身于革命事業。手稿記載了其生平事跡。值得注意的是,1924年12月入黨的鄒順四,或為瀏陽第一個婦女黨員。

驚喜
網上淘到手稿,記載了革命先烈的故事

    “我在網絡上搜集資料的時候,發現了這份手稿,就把它買了下來。”昨日上午,王雄文在家中向記者介紹這份標題為《鄒順泗(注:《瀏陽烈士英名錄》記載為“鄒順四”,下同)革命事?!返氖指?。

    手稿只有五頁紙,略微泛黃,顯得格外陳舊。首頁左上角有“革命史料”字樣,標題下備注有“瀏陽縣北盛區籍”。全文2000余字,以藍色墨水筆書寫而成,上有紅色水筆做的批注或者修改。五頁紙均有頁腳編號,是一份完整的材料,但手稿中并沒有出現作者名字及時間。

    “對方地址在江浙那邊,他告訴我這份手稿是在廢品店里發現的。”王雄文考證后確定了手稿的真實性,他覺得可能是寫這份手稿的人把它遺失后,流落到了那邊。“瀏陽女烈士這個群體很值得研究,鄒順四作為其中一員,關于她的資料并不多,這次能淘回這份手稿,對補充她的資料非常有幫助。”

講述
一生為革命,從童養媳到女英雄

    “鄒順四,1894年(清光緒二十年,甲午年)2月12日出生,瀏陽縣北盛區烏龍鄉金盆村人。”手稿一開始介紹,鄒順四父親鄒勤任整年給地主當長工,在她8歲時,父母相繼病故,本村貧窮的周家收留她做童養媳,丈夫周北龍在永安鄉地主家當長工。

    鄒順四聰明伶俐,喜歡說笑,愛聽見義勇為的故事。1923年夏天,夫弟周化馴從長沙回來,講述在長沙讀書的妹夫潘心源帶領同學走出校門,查禁日貨的事跡,她倍受鼓舞。不久,她不顧長輩阻攔,加入回瀏做宣傳的潘心源隊伍,積極宣傳革命。1924年8月,鄒順四和同鄉用計拔掉了反動政府設立的搜刮民財的厘金局。

    同年12月,潘心源等人深入瀏陽北鄉開展建黨工作。1925年4月,瀏陽第一個農村黨支部——中共瀏陽特別支部在北鄉毛公橋劉家庵成立,鄒順四為婦女委員。1926年北盛區籌建農民協會,鄒順四選為籌備委員之一。她積極發展黨員,關心婦女疾苦。“馬日事變”后,夏明翰、潘心源在蕉溪恢復了中共瀏陽縣委,鄒順四任黨的交通員,只身往來傳遞情報。

    史料記載,1930年7月,瀏陽赤衛軍第六師、瀏陽第一支隊、瀏陽游擊總隊部數萬人配合紅三軍團于27日攻克長沙。這后,文稿中說,鄒順四擔任瀏陽十九區蘇維埃政府的婦女主任。一天,奸細周德主來到鄒順四家,欺騙她說有事要她快些去,途中被敵人抓住,押往岐嶺柳氏祠堂拷問游擊隊情況。敵人皮鞭抽打她,烙鐵燙其胸部等,鄒順四始終守口如瓶,敵人無計可施,將她殺害在柳氏祠堂。

影響
或能佐證她為瀏陽第一個女黨員

    “鄒順四,這位37歲的瀏陽縣最早的女共產黨員,忠實地履行入黨時的誓言。”手稿最后寫道。在瀏陽市烈士陵園的烈士名錄里面,記載著鄒順四的資料:鄒順四(女),出生地金盆村, 1894­1930,最終職務為區蘇維埃婦女委員。

    “說鄒順四是瀏陽最早的婦女黨員,這段歷史能夠得到佐證。”王雄文翻開《中共瀏陽黨史大事記( 1917­1992)》,上載1924年12月,中共湘區委員會正式委派夏明翰、田波揚、潘心源作為黨務特派員來我縣發展黨的組織。他們先以北鄉作試點,首先發展了郭起、蘇炳芬、伍志方、張履行、趙映生、周化注為中共黨員,隨后又吸收了潘永、趙貴金、羅八、黎大發、鄒順四(女)、慕容楚強、羅為政等一批工農積極份子和進步知識分子入黨。

    《瀏陽縣志》記載,1927年2月中旬,在縣城文廟召開全縣首屆婦女代表大會,正式成立縣各界婦女聯合會,設正副委員長和組織、宣傳兩部。各區婦聯均設委員長和組織、宣傳委員。手稿中補充,這次婦女代表大會,“鄒順四參加大會的領導工作,被選為婦女聯合會負責人。”

    “潘心源等人發展黨員是從北鄉開始的,鄒順四應該是瀏陽農村地區第一個入黨的婦女。”王雄文說。

相關鏈接
呼吁重視文史材料收集

    “這份手稿沒有作者和時間,可能是因為還有其他部分。”王雄文告訴記者,在他淘到鄒順四資料的舊書網上,還有很多關于瀏陽革命先烈的文稿材料。

    從王雄文整理的名錄來看,包括《李如珍革命事跡(瀏陽縣高坪鄉沈通村)》、《瀏陽縣沙市區秀山鄉和星村張貴媛、屈三畏革命事?!?、《革命烈士羅醒(瀏陽縣東鄉馬家洲)、彭懋煌、馮天石、王淑蘭》、《1927年瀏陽市北區泮春鄉玲瓏村農民運動,朱冬愛、朱習乎》、《民國名人歐陽予倩傳記(湖南省瀏陽縣)》等等近20份與瀏陽有關的史料文稿。雖然王雄文想全部買下來,但限于財力和精力都有限,議價并不成功。“希望能有人注意到這些文史材料,重視它們,以充實紅色瀏陽的革命歷史。

相關熱詞搜索:瀏陽黨員

上一篇:部門聯合執法,高坪非法采砂場被依法取締
下一篇:市人社局局長繆傳良做客“民聲e線談”

分享到: 收藏
北京pk计划软件排行榜 长野蘑菇包装赚钱吗 邮费赚钱 曾道人六合彩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下载 时时彩怎么压容易赢 山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梦幻西游159五开怎样赚钱 内蒙古快三结果查询 快乐12助手官方版软件 闪电推怎么赚钱 捕鱼游戏正版3d 一个手做什么生意最赚钱 可以赚钱的靠谱的软件吗 想赚钱 日语 雅尚彩票群